济南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械医 第六百五十六章 傻事

发布时间:2019-09-26 00:39:55 编辑:笔名

械医 第六百五十六章 傻事

秦胜杰话一出口立刻叹了一口气,或许苏弘文真的有办法力挽这场浩劫,但对于他来说却太危险也太不公平,他出事的时候没人帮他,除了了解他的人外大多数老百姓都在骂他,可现在却要让他置身险地救那些曾经骂他的人,这公平吗?在说了苏弘文已经被医院开除了,他没这个也没这个义务去干那么危险的工作。

如果苏弘文真的义无反顾顶到防疫第一线去,他确实是英雄,恐怕也会有人说他是个傻子,这对他来说更不公平。

秦胜杰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金日新这些人发泄过心中的怒火后也希望苏弘文能重回省医院带领大家力挽这场浩劫,可他们也知道这对于苏弘文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一时间办公室里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远在草原的苏弘文还在寻找五叶马蹄草,可今天他跟耿海安依旧是没有收获,苏弘文已经快要放弃了,现在外边的疫情越演越烈,与其在这大海捞针一般寻找五叶马蹄草,不如先回去另想办法。

几天下来苏弘文很憔悴,人整个瘦了一圈,这几天里他跟耿海安没日没夜的找五叶马蹄草,因为忧心外边的疫情苏弘文是吃不下睡不下,不瘦不憔悴那才叫怪事了。

晚上耿海安看苏弘文心神不宁的端着饭盒发呆忍不住道:“你这是怎么了?就算找不到五叶马蹄草咱们可以另想办法啊,反正现在疫情还不严重。”

苏弘文对耿海安隐瞒了外边的疫情,到了今天他觉得该说了,老这么瞒下去也不是办法,苦笑一声道:“你说的是几天前的情况,现在疫情已经彻底爆发了。远的不说就说省城,现在感染人数已经突破了一万人了,每天都会有人死去,每天都会有人感染。你说我不赶紧找到五叶马蹄草行吗?”

耿海安听到这脸色一下变了。几步走过去一把抓住苏弘文的手急道:“你说什么?这些都、都是真的?”

苏弘文无奈的点点头,伸出手拍着她的受安慰道:“别担心。”

耿海安失魂落魄的坐在苏弘文旁边道:“那我大舅、舅妈、佳佳姐他们怎么样了?”

苏弘文听到耿海安竟然还担心那个根本没把她当人看的付霞不由苦笑连连。这女孩实在是太过善良了,不忍看到她如此担心,便道:“他们都没事,放心吧。”

耿海安此时是长出一口气。根本就没想到远在草原都没信号的苏弘文为什么如此确定他们没事。

“只要找到你说的五叶马蹄草真的可以治好阿森尼尔症吗?”耿海安担忧下都忘记了手被苏弘文握着的羞涩。

苏弘文低下头道:“不能彻底治愈阿森尼尔症,但却可以极大的延缓病情的发作,有了这个时间缓冲我相信会尽快找到治愈的办法的。”

耿海安突然站起来拉着苏弘文手道:“走,我们继续去找。”

苏弘文伸手把她给拉了回来,用力有点大,直接让耿海安扑到了他怀里,耿海安的冲击力让苏弘文直接摔躺到草地上。而她也压在了苏弘文身上,两个人这个姿势可是太**了,苏弘文都能感觉到耿海安胸前的柔弱,并且能清晰的闻到她身上好闻的香气。看到她那绝美的容颜一时间苏弘文竟然痴了。

耿海安第一个反应过来,心里立刻涌起一阵羞涩,赶紧挣扎的站起来,随即低着头不敢看苏弘文尴尬道:“你、你没事吧?”

苏弘文从地上爬起来道:“我没事。”

在这时候耿海安突然想到了那个问题,张嘴道:“在这里都没信号,你是怎么知道他们没事的。”

苏弘文没想到在这时候耿海安想到这事,想了一下道:“我车里有卫星可以跟他们联系到。”车里确实有一部卫星,这是高怀远为苏弘文准备的,但苏弘文一次都没用,有光脑在他完全可以用跟外界联系,但苏弘文为了怕打扰让屏蔽了大多数号码,只留下高怀远跟他父母的号码可以打进来。

耿海安急道:“我能不能用下,我想跟家里人联系下。”

苏弘文点点头道:“行

械医  第六百五十六章 傻事

,走。”

告诉耿海安怎么用后苏弘文就回到篝火旁继续想自己的事,过了好半天耿海安才回来,抬头看了看已经胡子拉碴的苏弘文她轻声道:“我大舅说省里想让你参加防疫专家组,但我大舅不希望你去,他说这对你太不公平。”

苏弘文明白耿海安的意思,仰起头看着天边的星星他轻声道:“我知道对我不公平,但我却必须去防疫第一线。”

耿海安已经从齐东风那了解到阿森尼尔症的可怕,听到苏弘文要去胜任那么危险的工作一下紧张起来,下意识拉住苏弘文的手道:“你能不去吗?他们以前那么对你,现在有这么危险的工作又想起了你这对你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苏弘文呼出一口气转过头来直视着耿海安明亮的双眸道:“我知道对我不公平,其实我心里也有怨气,以前他们不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就把我赶出医院,任凭媒体对我百般诋毁也不发一言,我心里确实生气”说到这苏弘文停顿一下道:“但有些事我必须要去干,因为我是医生,我真的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的人死在我面前而我却无动于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耿海安点点头道:“我明白,可你要知道你去了防疫第一线会有很大的几率被感染,一旦感染你……”说到这耿海安说不下去了。

苏弘文微微一笑道:“你想说我会死,我知道我要是被感染了也会死,我更知道这工作风险很大,但我必须去做,只因为我是医生,我得对得起我身上那件白大衣,其实我也很怕死,在这个世界上我有太多舍不得的东西,我的父母、我的朋友,我都舍不得,但我却必须去完成这个工作,只有找到了治疗阿森尼尔症的办法我的父母、我的朋友才能更好的活下去,不为别人,也得为他们着想。”

耿海安低下头小声道:“你真傻。”

苏弘文哈哈一笑道:“我确实傻,但这个傻事做得有意义,我没多伟大,我也不想当什么英雄,其实我的理想并不大,我就是想当个医生,每天治病救人我就很开心了。”说到这他扭头看向天边突然道:“如果我真的被感染了然后死去,我的父母肯定会很伤心,他们一直想让我早点结婚给他们生个孙子,但我一直没满足他们这个愿望,是不是很不孝顺?”

没人比苏弘文更了解去防疫第一线要面对的风险,这个风险是巨大的,参加防疫工作确实有连体的防疫服,但对于阿森尼尔症来说这个防疫服也不是那么稳妥,只要消毒有一点不够彻底病毒就会趁虚而入使人感染,现在连光脑都没有有效治疗阿森尼尔症的办法,一旦感染就是个死。

并且苏弘文还要做一件相当有风险的事,因为这是目前找到治愈阿森尼尔症的唯一办法,这个风险苏弘文必须冒,一旦他干了这件事他的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六十,活下来的机会只有百分之四十。

苏弘文也是人,他也怕死,但这件事他必须要做,他不能看着这个世界就这么毁在阿森尼尔症手里,更不能对不起身上那件白大衣,正是有这些担忧他才突然说到了父母,说到了结婚的事。

耿海安突然抬起头明亮的大眼睛里涌现出前所未有的勇气:“我也跟你去防疫第一线,要死我也跟你死在一起。”

苏弘文听到这句话心里一暖,微微一笑伸手挂了下耿海安挺翘的小鼻子道:“你陪我死干嘛?防疫第一线不用你去,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面对苏弘文如此亲昵的动作耿海安一反常态的没有一点的羞涩,她伸手打开苏弘文的手坚定道:“怎么不用我去?第一线就是救治那些被感染的患者,我是护士我可以为他们输液、测量体温,这些工作可缺不得护士。”

眼前的耿海安确实非常让苏弘文感动,在这样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她用自己的善良、真诚打动了苏弘文,但苏弘文却自私的道:“我说了不用你去就是不用你去,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可能让你冒这个风险,答应我好好活下去吧,明天真的会更美好。”

耿海安听出了苏弘文语气中的伤感,更听出了苏弘文对去到防疫第一线能否活下来一点信心都没有,她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抓住苏弘文的肩膀道:“你要干什么?你可不能干什么傻事!”

苏弘文被耿海安识破了心里的念头,微微有些尴尬,但还是没跟她说实话,伸出手抓住她的肩膀道:“我能干什么傻事?无非就是治病救人,你放心我会没事的,我去了后会穿防疫服,有这东西在我想被感染也不可能。”

ps:

二更送上,给点月票支持下呗!

辽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辽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辽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辽阳治疗阳痿方法
辽阳治疗阳痿费用